黔城别 — 江南嘉木

铁路公路在城外,老城里终日清静。商人已去,游客未来。小城难免萧疏寂寥。

偶然为“浴兰小室”的对联所吸引。推门进去,满院子的兰花。堂屋四壁糊了白纸,挂的字画墨香沁脾。落款是“古龙标,杨周怀”,一笔潇洒的行书。杨老师清瘦矍铄,谈吐不俗,有名士风度。三十年代,他父亲在沈阳,从溥杰手中购得《万里江山图》,回到黔城隐居。杨老师六十年代初毕业于湖南大学中文系,恢复高考时曾当过全省语文阅卷组长。现在退休闲居,以教授书法颐养天年,又于兰花情有独钟。他指着一盆叶片肥厚的名贵品种叹道:那年到省城展览,弄伤了。见我对书法感兴趣,他从案上选了两幅,钤好图章给我。其中一张就是王昌龄的那首千古绝唱。写在毛边纸上,用的是普通印油,字却是好字,清雅挺拔。

黔城别01

杨老师正要带了学生去东门。我便跟他一道出门。原先这里有座大庙,后来遭了大火,只剩下鼓楼。杨老师的书法帖满整面墙壁,成为黔城的一道文化风景。几个学生爬上楼梯,用水濡湿墙面。撕下旧作,再贴上新的。那么好的字撕下来,行人都觉得可惜。杨老师却心甘情愿。不过他对当地旅游部门颇有微词。他指着墙上一幅地图:你看这上面做秤的,卖盐的都标上了,我的浴兰小室却没有。

黔城别02

杨老师告老还乡,依然保留着知识分子的清气。这一点不奇怪。黔城是军事的城,是商人的城,然而他最终是一座文化的城。拱手作别,东门外古木参天,王昌龄塑像立于树荫中。他手执诗卷,沉思不已。谁曾想千载以后,这座城市将他长久铭记?

注:之所以转载此文是因为里面的有一个学生就是我,那是我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,书法印象……

2005-6-25上海浦东

原文节选:http://blog.stnn.cc/luozhaohui/Efp_Bl_1001533820.aspx 此地址已失效

江南嘉木新浪博客地址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luozhaohui

黔城别现地址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8ae43130100irly.html